亿元分红大部分流向家族 能否助力香飘飘提速?,香飘飘最新消息,香飘飘最新信息

《 香飘飘 (603711) 》

财务数据 | 最新公告 | 历史估值 | 历史分红 | 龙虎榜

机构持股 | 十大股东 | 公司简介 | 信息一览 | 资金流

亿元分红大部分流向家族 能否助力香飘飘提速?
2020-07-04

K图 603711_0

  

  “年度净利润3.47亿元,向股东分红1.04亿元。”2020年7月1日,香飘飘(603711.SH)发布《2019年年度权益分派实施公告》,决定以近三分之一净利润来回馈投资者。

  但实际上,作为家族企业,分红中大部分资金可能流向“自家腰包”。据天眼查信息显示,蒋氏家族控股占比85%。另一方面,自2019年开始,香飘飘家族成员股权质押比例明显走高。

  在业绩层面,香飘飘在2017年上市以来,首次出现亏损。财报显示,2020年一季度归母净利润亏损8556.87万元,下滑264.67%;扣非后净利润亏损8894.84万元,下滑幅度高达279.13%。

  香飘飘也在进行更多的尝试以挽救业绩,自3月4日至今,香飘飘已有4名高管离职。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对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分析表示,香飘飘目前是处于高管新老交替的阶段,部分高管因为年龄或个人原因离职,而相对集中的原因是在于这种离职也是在配合大股东调整经营策略。

  家族企业香飘飘

  7月1日,香飘飘发布公告称,将以公司总股本约4.18亿股为基数,每股派发现金红利0.25元(含税),共计派发现金红利约1.04亿元(含税)。

  拿出将近三分之一的净利润回馈投资者,在外界看来可谓是出手阔绰,但实际上,分红的大部分资金最终流向“自家腰包”。

  根据天眼查信息显示,在香飘飘的股权结构中,董事长兼总经理蒋建琪目前共持有公司56.42%的股权,蒋建斌、陆家华、蒋晓莹持股比例分别为8.61%、6.89%、4.30%,以及宁波志同道合投资合伙管理企业持股8.36%,而该公司执行事务合伙人为陆家华、实际控制人为蒋建琪。根据以上数据计算,香飘飘家族成员控股占比约85%。

  从香飘飘的股权结构来看,其“家族”气息较为浓厚。沈萌告诉记者,家族企业一般在企业发展初期会形成凝聚力强的优势,但随着企业规模的扩大,家族成员专业化、职业化不足的缺点就会不断突出,特别是对于治理和财务透明度要求更高的上市公司来说,家族管理就可能造成大股东利益与整体股东利益不一致的冲突。

  近期香飘飘“35天4位高管离职”便颇受热议。自2020年3月4日起,据公司公告显示,股东、前董事会秘书兼副总经理勾振海两次减持套现离职,监事冯永叶、俞琦密以及公司董事兼副总经理、第六大股东蔡建峰也相继辞职。而香飘飘管理层动荡早在两年前加多宝团队出走便已经开始。

  对此,香飘飘方面向记者表示,部分高管人员因个人原因向公司提出离职,上述离职申请对公司的生产经营活动没有造成影响,2020年度及未来的发展规划也无重大调整。

  沈萌分析表示,香飘飘经过多年的经营,业绩增长多少遇到一定的瓶颈,高管大换血也是希望通过换人实现新的发展契机。而品牌营销专家路胜贞在此前接受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采访时表示,香飘飘作为“家族企业”,外来人员与家族成员最大的问题是,双方如果没有长期的磨合,相互之间的容忍度会不如家族成员之间。所以外来高管的试错机会很少,唯一的就是立竿见影地拉动业绩。但这样会导致外来人员必须先立住脚,注重短期的业绩。接二连三的人事变动,总体是对企业不利的。

  高管套现离职的同时,记者发现其家族成员接连质押股份。记者参考天眼查显示的香飘飘股权质押明细发现,公司实控人蒋建琪女儿蒋晓莹将其股份全数质押,期限为两年。同时,公司实控人蒋建琪的弟弟、第二大股东蒋建斌也将其手中三分之一的股票质押,为期一年。截至2020年2月27日,蒋建斌累计质押股份1264万股,占其所持股份的35.11%,以蒋建琪为实控人的宁波志同道合投资合伙管理企业质押股份980万股,占所持股份的28%。

  香飘飘回复记者采访时表示,公司前任董事会秘书勾振海先生减持行为因个人资金需求所致;家族成员的相关质押行为属于正常融资活动,公司及实际控制人家族均不存在资金压力,且实际控制人的相关亲属资信状况良好,质押行为不会影响公司战略布局。

  “高质押对股价波动会很敏感,大股东必须保持股价不至于大幅回调,否则就可能出现影响实际控制权的变化。”沈萌告诉记者。

  寻找第二增长曲线

  能够发起1.04亿元分红,底气或来源于香飘飘2019年亮眼的业绩。根据其2019年报,香飘飘实现营业收入近40亿元,与上年同期相比增长率达到22%,净利润为3.47亿元,与上年同比增长10.39%。但到了2020年一季度,香飘飘业绩却急转直下,扣非后净利润亏损8894.84万元,下滑幅度高达279.13%。

  “香飘飘的拳头产品冲泡型奶茶,具有季节性消费特征,其消费旺季一般在第一季度和第四季度,其旺季销量占全年总销量超过70%。所以疫情对于其整体销量影响是很大的。”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告诉记者。

  “在终端市场上,香飘飘卖得最好的还是冲泡型奶茶,其他产品没有什么声音。”某商超的食品饮料负责人向记者如是说道。据了解,2014~2018年,香飘飘杯装奶茶营业收入分别为21亿元、19亿元、24亿元、26亿元、24亿元,占当年公司全部营收的90%以上。2019年香飘飘杯装奶茶营收28亿元,占总营收的比例下降至70%。

  路胜贞认为:“香飘飘目前已经在冲调奶茶方面有绝对的市场占有率和竞争力。但主要品牌较为单一,其未来业绩增长会较为乏力。”也就是说,香飘飘在守住主阵地的同时,还需要寻找业绩增长的第二曲线。

  显然香飘飘也意识到这一点。2017 年公司推出了“MECO”和“兰芳园”两个全新品牌,填补原产品矩阵的空缺。这两个品牌在产品属性上与香飘飘杯装奶茶做出区别,主打果汁茶及液体奶茶。其中,“MECO”系列成绩较为明显。公司财报显示,2019年,在香飘飘约10.05亿元的即饮业务收入中,“MECO”果汁茶实现营收8.68亿元,是公司收入增长的主要来源。

  尽管香飘飘向记者表示线下门店的现制新茶饮业务,与公司的产品不构成直接竞争关系,但在消费者眼中,市场并没有如此细分。一位资深奶茶爱好者向记者表示,香飘飘品牌虽然深耕奶茶行业多年,但现在的年轻人还是更偏好喜茶等这样的现制新茶饮,而且现在外卖很方便,这样一来,香飘飘更会丧失以往的优势。

  “香飘飘还需要实现品牌年轻化。其形象在消费者心中根深蒂固,想要实现品牌年轻化,需要在产品、渠道、宣传等各方面推进,整个链条是相互套牢的,而非某一环年轻化就可以改变整个品牌形象。”朱丹蓬分析表示。

  记者注意到,香飘飘确实有所动作。2020年5月15日,在浙江辖区上市公司投资者网上集体接待日活动中,香飘飘董事会秘书、财务总监邹勇坚表示,公司将持续增加在电商渠道和直营渠道方面的投入和拓宽。香飘飘在2019年财报中也提到,公司主要采取经销模式进行销售,电商渠道销售占比较小。在2019年香飘飘40亿元营收中,电商平台销量仅为1亿元左右。

  在营销方面,香飘飘也是铆足了劲儿。据记者统计,2014年至2017年,香飘飘广告费用分别为3.33亿元、2.53亿元、3.6亿元、2.3亿元,4年广告费累计11.76亿元。而2014年至2017年公司的净利润共计9.23亿元。而到了2019年,其整体销售费用已将高达约10亿元,而去年总营收约40亿元,净利润为3.47亿元。

  朱丹蓬认为,目前香飘飘自身还存在许多问题,想要转变品牌形象,完善产品矩阵从而为公司带来新的业绩增长点,还需要加快探索步伐。

免责申明: 本站部分内容转载自东方财富、同花顺、网易等知名媒体,如有侵权请联系微信 nmw160 删除。
软著申明: 金投股票网《十秒看财报》已申请软著保护,请勿侵权使用。
index.xml index1.xml index2.xml index3.xml index4.xml

亿元分红大部分流向家族 能否助力香飘飘提速?,香飘飘最新消息,香飘飘最新信息